拿震动棒折磨我

震动棒,折磨,震动

本为大家推荐好看的,内容较多分多篇发送,第一次阅读的亲请点下↓↓↓从头开始阅读:

小帮村花看病惹尴尬,村长上门来找事儿

:方十一是村里年轻但医术超群的小,帮解决尴尬,救了和自己不对付的村长女儿……小农民,大。(图文无关,

“哼!方哥儿,你说的这是混话?若非当初不是因为那婆娘老是跑我们村来捣乱。我们怎么会去为难她?”

村支书黄芪被方十一的一番话气得满脸神色铁青,赶紧替本村的村民开脱,“嘿嘿,那婆娘的腿断了,与我们上元村何干?是她咎由自取罢了。”

麻痹!果真是个老!有这么一个瘪三似的做了村支书,上梁不正下梁歪,此村村民的风气,还能好到哪里去?

方十一眸底精光一闪,之前心中的点点念旧情谊随之被一扫而光,“好!居然你们把话说的这般绝。对此,我也没啥好说的。我今天来此,只想告诉你们,第一,你们必须得为谭主任的住院费,治疗费,误工费等等一切费用全部负责。第二……”

“放狗屁!”黄芪立马对着方十一狠狠唾道,“方小子,别以为你为我们村民治了病,给了他们丁点的小恩小惠,我们就得对你惟命是从!呵呵!吗?我可是他们的村支书,我们上元村轮不到一个外人来对我们权衡干涉的指手画脚!赶紧回去吧,刚才的话权当我们都没有听见。”

“嘿!这么说来,你们把人给打进了,然后想当做事情都没有发生了?打得一手好算盘啊。可是,这天下间会有这么好的事情么?”

方十一还真的是跟他们扛上了,“黄支书,谭姐人应该是你的儿子打的吧?我现在就要你一个准话,这个费用,你们交还是不交?”

“呸!方小子,你是在对我们威胁吗?”黄芪气得浑身一哆嗦,指着方十一的鼻子又是骂道,“麻辣隔壁的,想要钱吗?门都没有。嘿嘿,要钱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

“是吗?居然如此,那么我也没啥话好说的了。”

方十一蓦然探手对着黄天霸一抓,啪啪的两下子,动作无比迅速在黄天霸的身体上连续拍打着。

嗷!

黄天霸顿时一张脸色扭曲,瞬间像是被下了蛊毒一样,面色呈现一片痛苦,立马翻滚在地上,鬼哭狼嚎的打着滚。

“你……混账!臭小子!你到底对我儿子做了?”黄芪心下一悬,有些着急了。

方十一双手环抱在胸前,不紧不慢说道:“没做,居然你家儿子做了坏事,总得需要一个人出来承担不是?所以我就……”

刚才,方十一在黄天霸的身体上连续拍打了几下,无非就是借助了“鬼谷点”中的“鬼抽筋”,给黄天霸一个小小的惩罚。

“鬼抽筋”,顾名思义,简单理解便是,以抽离剥筋脉方式逆行推动了身体上的血液,往回倒流。此种感觉,虽是不能叫人致死,但承受着却是很痛苦的。

试想一下,当一个人的身体血液返回倒流,好似在骨头内凝聚上了千百只蚂蚁不断在吞噬着肌肉里层的血肉,一点又是一点的咬着。此种感觉简直是生不如死,各种酸爽。

“啊……爹,救救我,我快要死了……我受不了啦……”

黄天霸不断在打着翻滚,他蜷缩着身子,像极了屎壳郎。

“儿,你到底怎么回事呀?”

黄芪见着自家儿子惨被折腾的此番模样,他忽而对着愣愣发呆的一众村民咆哮起来,“大伙还愣着干啥?赶紧把这臭小子给我乱棍叉打死。”

许是黄芪气急败坏了,居然从他口中吐露出要将方十一给乱棍打死的说词。

嘿!他以为是在旧社会么?莫非他真当自己是黄世仁不成?简直是可笑了。

正在愣愣发呆中的一众村民,无端被黄芪一顿咆哮,马上有人开始蠢蠢欲动。黄芪可是他们的村支书,村支书的话他们可不敢不听啊。

不过大伙村民,其实他们心中还是有些顾虑的。毕竟方十一曾经给他们诊治治病,受过方十一恩惠的村民们,他们此刻内心中非常纠结。可他们若是杵着不行动,那不是明摆着要跟村支书对着干吗?最终可没有好吃。

重要的一点是,方十一并不是他们上元村人。再者,黑岩乡的十村九屯中,也是并非只有方十一一个。即使将他开罪了,以后大不了翻山越岭到其他的村镇看病就是了。

于是,村民在一番衡量了利弊之后,他们手中持着的扁担,钢叉,锄头,镰刀,刹那间就齐齐将方十一给围拢。

方十一眸子一闪,摇头一叹息,“嘿!人啊,真的是一群忘本的动物。呵呵,还不如我家养的一条狗。起码狗儿不嫌弃家穷,还懂得感恩。你若是丢给它一根骨头,狗儿会对你摇摇尾巴,以示感谢。”

“你们还愣着干?抽了他。”

亲眼看着儿子受苦,想必黄芪此刻已经失去了理性,他满脸怒色,“方小子,嘿嘿,这可是你自找的,可不要怪我手下留情了。呔,大伙儿都给我听好了,你们当中谁若是把方小子给我拿下,那么你们家种田种地的,我会优先给你们抽水,化肥等一切费用。”

山穷恶水出刁民,此话一点也不假。村民们多数都是善良的,不过可惜的是,他们文化并不高。因此在一些小利益面前,尤其是在黄芪这村支书的鼓动下,他们很快就了。

随之哗啦的一声,村民们持着的扁担,钢叉,锄头,镰刀,马上朝着方十一轮了上去。

“你们上元村很让我失望。”

区区十余村民,方十一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只见他脚步一展开,敏捷的形同灵猴一蹿,只见魅影一闪。嗖的一下子,所有村民手中持着的扁担,锄头等工具,通通都被方十一信手抓上,随手就踹倒下了几人。

哗啦!

方十一一探手,通通将工具利器都丢在了一旁,且是看着一众像是见鬼的村民们冷笑:“各位父老乡亲,说真的,我并不想为难你们。我们人活着一世,不管怎么贫穷,但千万要切记,不能忘了本,更不能做个墙头草,没有一点骨气。”

“这……”

黄芪彻底被震撼了。他可是没有想到,十余众人将方十余给围拢,竟是没有一人将他放倒,反是被牵制住了。

尼玛的!这叫事啊?

“啊……方哥儿,我真的受不了啦!我求求你,饶了我吧。”

黄天霸连滚带爬而来,一把抱住了方十一大腿。随之,这斯当场就给方十一碰碰的磕着脑袋。

“天霸!你要干?你怎么能够给一个外人磕头?你。”

儿子的如此丢脸行为,几乎将黄芪气得。

“爹啊,你不,我真的……快要死了!我真的是受不了啦!方哥儿,你不是要钱吗?我都给!我赔就是了!我求求你,行行好,不要在折磨我了。”

嘿!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方十一扯了一抹冷笑。

“鬼谷点”中的“鬼抽筋”,可不是一般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了的。尤其还是黄天霸这般混混黄毛小儿?方十一在他身体施下了“鬼抽筋”,能说,他是大材小用了么?真是抬举这斯了。

眼看火候也是差不多了,黄天霸这厮看样子也是被折腾够了,方十一才是不紧不慢说道:“黄天霸,你可是要记得刚才说过的话啊。一旦你食言了,你已经尝试过手段了。我会有百种以上……”

“我!我都!求求你赶快解除我身体上的痛苦吧!我真的受不了了。”黄天霸把脑袋点着形同小鸡啄的勤快。

孺子可教也!

啪啪!

两下子,方十一覆手一扣上了黄天霸的身体上某几个位,瞬间就解除了这斯的痛苦。

位得以解除,黄天霸像是一团烂泥巴瘫痪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

“天霸!你怎么样了?”

看着儿子趴着一动也不动,黄芪心中那个恼怒啊,真的是无处可发了。他对方十一的恨意,波涛汹涌。

方十一眉目扬起,目光扫了众人一眼,微微一笑:“黄支书,刚才你儿子的话你也听到了。赶紧把谭主任的费用筹备了。三天后若是没有落实,我还会登门造访的。各位叔伯,方才小子有些得罪了,你们可不要往心里面去。”

方十一的一番话,顿时让一众上元村的村民门面色带着羞愧。若非不是因为村支书的缘故,就是打死他们也不会跟方十一发生冲突的。

如今倒好,人家一点也不计前嫌,叫他们能不感到羞愧么?

“哼!孽障!总有一天我会叫你好看。”

黄芪气不过,等方十一走后,他才是暴怒狠狠的跺脚。

……

方十一刚是回了马家村,忽而发现前方一阵阵嘈杂的,迎面走来一群村民,熙熙攘攘,他们口中吆喝着。

让方十一感到意外的是,村民们手中几乎个个都持着自家农用的工具,扁担啊,镰刀啊,锄头之类。

带头之人,竟是村长朱富贵。

“村长,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方十一满脸疑惑。

看他们一群人的架势,莫非是要去那个村屯打群架不成?

“十一,你回来了?哎,我听说,你到上元村去了,然后被他们的村支书黄老儿跟他们的村民给为难了?你咋就突然回来了?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原来竟是为了这事情?真是一群可爱的乡亲呐。

小帮村花看病惹尴尬,村长上门来找事儿14

等方十一从村长朱富贵口中弄清楚了发生的缘由后,他有些哭笑不得,心中倒是有些感动。

“村长,那事情已经解决了。不碍事,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何况我们还是相邻的两个村屯不是?他们不看生面也得看佛面。大伙都回去吧,没事了。”方十一挥挥手说道。

他现在心中有点疑惑,他去上元村寻找黄天霸的事情,事先他可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啊?可是这事情怎么就泄露出去了?方十一抹着鼻子,心中越想,越是迷糊。

“好!居然方哥儿回来了,大伙都散了吧。”

“都散了吧。”

一众嘈杂的村民,来的快,去的也快。宛若是一浪子,闯入了的闺房中,一番云雨后,又是匆匆离去。

“那个啥……村长,你能告诉我,我到上元村的事情,是谁透露给你们的?”方十一有些迫切想那人是谁?

莫非此人一路尾随他到了上元村?然后亲眼所见了一切么?可是没有缘由啊!若是被人给悄悄尾随,以他自己的地皇气劲修为,根本是没有理由他无法发现被人了,不大现实。

朱富贵轻轻一挑眉目,嘿嘿一笑:“方哥儿,这事儿……好吧!我就跟你说个实话吧!是马匆匆跑来告诉。说你人在上元村,然后被一众村民围拢刁难。嘿!你可不,当时我一听马那话啊,我心中可是着急了。”

朱富贵语气一停顿,接着又说道,“当初若非不是你十一给我们家香瓜诊治,她哪能那么容易顺利给我们老朱家生下这么一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呢?哼!上元村的黄老儿,他也不打灯笼照照,这些年来,你方哥儿给他们村民的诊治费用,还有那个药品的发放,全全不都是你方哥儿自个掏腰包的么?他们非但不领情,感恩,居然还为难你?呸!猪都不如啊,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朱富贵的一番义愤填膺,方十一只能如此安慰他:“村长,你也不要生气了。当时的情况,我也能够理解他们的行为跟初衷。毕竟他们上头还有着黄芪那村支书。何况我还是个外人,他们听了黄支书的话来刁难我,我想并非是他们的本心。哎,还好这事情发生的还不算严重,也都过去了,我们就不提了。”

“哼!等哪天见到了那黄老儿,老子非得给他个教训不可。我们马家村的人,他们也敢招惹?那黄老货就是个混账东西。”

一个村长,一个则是村支书,若是这两老儿真的是扛上了,还真不会发生事情呢!

本来就是两个相互相邻的村屯,低头不见抬头见。若他们为了此事闹了矛盾,此事不好办呐。

“村长,你也不要气了。我跟你说个事情。”方十一马上转移开了话题。

“行,你说吧。”

“呃……是这样的。我这不是在您租售了十亩田地吗?我想利用此十亩田地培植些蔬菜瓜果,可我现在不是没有人手吗?您回头帮我在村中招呼一下,雇佣十余人吧,工钱我照付,他们当中谁若是愿意来帮忙的,我都欢迎。”

“哦!就为了这事啊?行吧!回头我给你去张罗!没事了,我也回去了。”

“哎,村长慢走。”

手中有了十亩的地契,得好好的规划一番才行。

不过现在,方十一有个小事情还得解决,那便是去拜访一下马,当面感谢她有心了。

马翠花的庭院,是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

独居,门前是非多。

刚是走到门口,方十一刚是想敲门,忽然间他隐约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喘息声,叫人听着很怪异。

听起来好像是猫儿发春的叫声,撩人心弦。

正当方十一疑惑瞬间,之前那个隐约的喘息声,更加是清晰了。那是的,听着能够叫人面红耳赤,心脏加快,呼吸凝重的销魂声。

虽然方十一还是个白雏,可他毕竟是医生啊。那样像是发春的母猫叫声,若是个心里,生理都健康男子,那么在第一时间之内,他的第三条腿立马高耸而起的一柱顶天了。

尤其还是那一波连着一波的消魂喘息,更加会要人命。

方十一轻轻用想一下,他都内屋子发生了事情。一个久居宅院的,在没有男人的情况下?她还能做些事情呢?

乍然听到了那般消魂的猫儿娇声,方十一原本想转身就走的。尼玛的谁,他的两条腿居然不停使唤了?抬也抬不动了,仿佛脚下绑着两块巨大的磁石,相互被紧紧的粘贴着。

接下来,鬼使神差的。方十一猫着步伐,悄悄的摸索到了屋子窗户边。透过半边敞开窗户的缝隙,大概看见了一个模糊,撅着,以半蹲的方式窝在了大厅的沙发上。双手握着一杆粗犷的棒子,上下在蠕动。

此人不是马,还能是谁呢。

马居然在……

瞬间,方十一呼吸凝固。

次奥!

他的到来,真的不是时候啊!真真是,看多了可是会长针眼的啊。明不可为,可偏偏还是要去做。人啊,有的时候就是这般矛盾。

老天爷!我真不是故意要窥视的。

咕噜!

方十一心跳加速喘息,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浑身血液几乎已经沸腾了。尤其是男人的第三条腿,雄赳赳的欲要将他的下身裤子给撑破了去。

麻痹啊!不能在窥视下去了!不然非得喷血不可。

方十一狠狠转身,这个转身,竟是那么的艰难。谁知下一步,无端踩了雷区,吱嘎的一声,从而惊扰了内屋中正在忘魂享受的马。

“谁?是谁在外面?”

方十一能够清洗听见从内屋子中传来一阵慌张的杂乱。

必然是马翠花受到了惊吓。

“谁啊?”

少卿,那个有些镇定。

方十一藏不住了,轻轻咳嗽了一下,才是说道:“翠花姐,在吗?我是十一。”

紧闭的大门,蓦然“吱呀”的一声,敞开来。

马翠花探出了脑袋,见是方十一后,她心中忽而松了一口气。

方十一挑着眉目,悄悄的打量着马翠花一眼。发现此刻的马翠花,她面色的潮红尚未退去,眸子下的那一抹,似乎瞬间能够将他给焚烧。

“十一?是你啊?你……有事情吗?”马翠花尽量让自己镇定一些,在镇定一些。

想想刚才,她正在……也不是否被小冤家给窥视了!

方十一抹着鼻子,面色淡淡,“哦!是这样的。我是来专程跟你道一声感谢的。哦!对了,你怎么我去了上元村?”

汗!莫非他从乡卫生院出来后,马就一直悄悄的跟随在他身后么?不然她对此事的发生,怎么会那样的清楚?

“唉!我还以为是事情呢!小事一桩罢了。你也不要站着了,进来坐坐吧。”

“呃……这个……”

“呵呵!怎么?莫非你是在害怕么?放心吧,我可不是母老虎,会把你一口吞了不成。”

马翠花把话都说了这份上,方十一,他是不能拒绝了。有大不了的,不就是进去坐坐么?切!龙潭虎他都敢闯,会害怕一个不成?

方十一进屋后,他目光随意一挑。鼻子轻轻一嗅,好像还能嗅觉到屋子的空气中,飘动着女人的那一股消魂韵味。

“坐吧,我去给你倒呗水。呵,你还真是稀客啊,以前不管我怎么邀请你,你都不来。今个儿怎么就……”

趁着马去厨房倒水的时候,方十一直接一坐在了沙发上。只是一会儿,他好像感觉到下面坐着了东西,鼓起刺着了他的屁屁。

方十一不由得顺手一摸,当下就目瞪口呆了。

竟然是隐藏在沙发下的半截振动棒,而且要命的是,他握着的半截振动棒,上面居然还黏着一层粘稠的液体。

我勒个擦!这不是刚刚马那使用的……

“呵呵!水来了。”

马从厨房走了出来,吓得方十一赶紧把手中拿着的半截振动棒狠狠的往着身后塞了去。

真是日了狗!手上粘贴着的黏糊液体,竟让方十一瞬间想要将马给扑倒的冲动。

“咦?你怎么了?我怎么看你的脸色好像不怎么好啊?莫非你生病了?”

“呃……没有!可能有些累了吧。”

此刻的方十一,他话说的言不由衷。尤其是一边手还粘着那粘稠的液体,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迫使他有些坐立不安了。

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方十一的一脸窘态,继续笑着说道:“你今天来此,就是单纯为了要跟我说一声感谢么?呵!我看你一点诚意都没有嘛。”

方十一随之一愣,继而尴尬一笑:“翠花姐,那你想要样的诚意啊?”

话说完,方十一目光随意一挑。蓦然发现马的上衣纽扣居然扣错了,要命的是,马居然没有穿戴女人的那个啥,眼底下尽是一览无遗的外泄,迫使方十一胯下一胀痛,血盆顿时喷张而起。

本文《神级大》,如需阅读更多,请进入本主页后,底部“全文”(:页面顶部即可进入主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