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震动棒折磨我

震动棒,折磨,震动

托尼,岁,在芬兰,

他本来是一名脱口秀喜剧,

近几年,他因自己的博客“瘾患者日记”,

而被媒体报道,被更多人。

和普通的性瘾不同,

托尼上“瘾”的对象是虚拟络里女性,

而不是现实中真实的。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撰文 袁小龙殷紫 陈子文

托尼从小性格腼腆,

不擅长和女生交往,一直单身。

他从岁起,就沉溺于络色,

在屏幕前无休止地,寻求满足。

但十几年来,他越来越无法克制自己,

甚至不再出去工作,

躲在家里看络,拨打付费,

积蓄也几乎都花光了。

直到有一天,当他真的和喜欢的女孩在一起,

和她坦诚相对时,

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了……

“我感受不到屏幕里给兴奋和性唤醒。”

他一方面不可自拔,一方面又极度鄙视自己,

那种沮丧和无力感,甚至使他想要。

年月,托尼决心戒除络,

写下他的第一篇博文,

把自己年来的痛苦、折磨公布于众,

他反反复复地在决心戒断瘾,

和抵挡不住重新看回络之间挣扎。

众多同患友,

也在留言区写下自己的真实经历……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自述 托尼(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嗨!你现在正在读的是瘾日记的第一篇!

我是个岁的脱口秀喜剧和戏剧。年秋天,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人生中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电脑和宽带,我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无穷无尽的和选择,无时不刻都可以看,我简直像进了天堂。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如果我可以坐机器回去,我会揪住那个年轻人,摇晃他、认真地告诉他:

不要!一次也不要!

出去跑步、出去找你的朋友们!

不要打,你会上瘾的!

这一切会毁了你的!

十三年的络瘾,彻底毁了现实,财务状况也越来越不堪。我渴望亲密接触,可是我又不敢迈出第一步。

五年前,我开始有倾向。

有一天早上我站在马路上,看自己能离卡车有多近。我想,也许我就这么纵身一跃,至少有这么一个时刻,人们会记住我。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第二天我意识到自己差点把自己了,陷入了恐慌,躺在家里的地板上开始尖叫。心跳是那么剧烈,我觉得都快了。我开始去看心理医生。

……

我现在立志天不看络!我会在这里写下我所有的成和失败。回见!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已经第六天了,还没有出现要看片的念头,很不容易……你每天做的事情越多,就越少想到。

有人问我是否有宗教信仰的支撑,没有。我也要声明,我不认为有不好。

有些人在评论里说克制可以提升自然的性冲动,从而去实践真实的性行为……这也有道理。我想说,如果你要,也以试试不要依靠来辅助。

越来越多读者评论,讲他们自己的瘾问题,而所有这些的相似性令人震惊。

他们都了熟悉的症状:抑郁、自卑、困难、缺乏,甚至缺乏。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读者说,“我大概上瘾有年了。去年开始,我彻底地停止看络,一直到现在。”

读者说,他从岁起就几乎每天看,“我并没有戒掉,每天看-分钟。但是我有最糟糕的瘾患者的症状:,不能。我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性经验。

读者已经结婚五年了,“不,以为是她的问题。我不敢承认瘾,我怕一说出来婚姻就要解体了。”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其实不仅仅只有男人才看。读者说她看太久了,以致于根本不想有真正的性行为。

“我宁可一个人在家拿着震动棒翻页。找到对路的人基本上不可能,总是要伴随着嫉妒、伤心和争吵。”

也有一些女人和络瘾患者一起居住,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对方长期对着屏幕获得性满足,会影响到和她的。

读者“络瘾患者的伴侣”写到,“我尝试提出微妙的性暗示,但是得不到响应,我都不敢真正做我自己了。早年还是有些的,可是孩子们长大离家工作后,我们之间的交流等于零……

我总是被拒绝,自尊心化为乌有,我觉得自己太可笑了,太丑了,是个失败者。”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很难想象一个二维的、不真实的人可以满足另一个真实的人。因为爱,应该是触摸、亲近和兴奋地在一起分享经历。

可是在络瘾患者的中,即使是真正的,所带来的和,也没有他们自己私密的观看经历来得高。

或许分享这些经验,可以让大家都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孤军奋战,也许我们都可以做些来改变。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好吧,无天了。新年开始了,我也重新开始了,有很多要庆祝的,敬我自己一杯吧!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如此的里程碑,总是一路艰辛而得来的,回顾一下吧:

天前,我躺在黑洞里,掉进了我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连续消费。我成天待在家里,不断地刷,已经没有有趣的东西可看了。我已经麻木了。我喝得烂醉,家里像个垃圾场,我似乎彻底放弃了。

也许听上去很老套,但我当时脑子里的确响起了另一个,“你真的要放弃春天所做的一切努力吗?时候再启程都不晚!你不能放弃!”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然后我就我要做了,我需要极端行为,我打算把问题公布于众。

写这个博客给带来了全新的意义和内涵。它也成了一个学习的好工具,了解瘾及其现象。

这三个月里,我通过学习了解到,络的问题比我们想象得更严重,更隐蔽。

已经有很多科学家和医生开始对此事认真对待了。我相信,我们越多讨论这个话题,让越多人敢于审视他们自身的使用状况,就越容易发现潜在的问题。

今年的目标单子和以往一样:有规律地锻炼、积极社交、做正能量的事情,看到你心存感激的事情。

……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月日,在连续天不碰之后,我又去看了,并且打了付费。

事情很快失去了控制,简直不能再糟,甚至到了任何其他事情都无关紧要了。

恐惧、愚蠢、尴尬和困惑包围了我,过去的十几年,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些问题:

为我要这么做?为我没有打寻求帮助?为我要这样浪费钱?为?为?为?

过去的六个星期里,有一周因为巡演,正好是个机会戒断掉。可是我一回家,就又抵挡不住,回到老路。

一开始我对自己说,也许我只看一点点,可是等我看了一点点,我又对自己说,也许我就今晚享受一下吧。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在复发后的连续天里,我一直坐在地板上不断地刷屏幕,和里的陌生女人聊天。每一天,我都有理由要寻求安慰,就这样一天天重复着……

当我终于意识到过去六周我花了多少钱的时候,我又清醒了,我自己都觉得听上去都是陈词滥调。

我希望读者不要受影响,不要以此为理由复发。我其实是希望。我可以给你们带来一些支持。

你可以比我更强大!你可以做到!别担心我,希望这一次可以继续。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尽管这个计数已经有点喜剧性了,这是开博以来,第四次归零。

也许这段旅程注定是要有些起伏。如果戒瘾有那么容易,人们就不会那么遭罪了。所以,这是未来的一个新起点。

我深呼吸了几次,告诉自己:你不是个坏人,你是勇敢强壮的。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天前的周日,我上了付费通话。我一直在抗争,终于扛不住了。

这周我感谢自己小小的成就,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再次从复发中挣脱出来。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对自己诚实,不再把复发这件事当成失败,因为戒瘾就像读者们一直说的,没那么简单。重要的是再次鼓起信心,走向一个更快乐和更平衡的方式。

每一次的戒断都是值得的!

这就是我现在的,我充满感恩。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如果你不看络就无法达到,就应该警惕了!”

托尼其实很早就找过医生和心理医生,诉说自己的孤独、焦虑、性障碍,但没有医生想到,这些症状可能跟他沉溺络有关,他自己也不,直到托尼看到了威尔森(的演说。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威尔森是一名退休了的生理学和病理学教师,也是国际著名的反络人士。

他在的这个分钟的演讲中,讲述自己对于“络瘾”的观点,简单来说就是:

患者可以通过不停地色,来分泌的“多巴胺”,而多巴胺与人的及各种感觉有关,也与各种上瘾行为有关。

威尔森还认为,如果过度沉溺络,可能引发大脑的物理变化,包括“脱敏反应”(,“敏化反应”(,甚至会使脑前额叶的灰质和白质的改变,让成瘾者冲动控制和预知后果的能力下降。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不过也在站中声明:威尔森演讲中的部分内容,并未得到所有科学家的支持。

而至于“络瘾”这个概念,是一直被科学家们争议的,至今还没有完全在医学上认定。

但是支持“络瘾”定论的人认为,它的典型症状有这些: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在年《美国医学会-精神病学》发表的一篇研究中,德国科学家研究发现:

经常看,会令大脑对真实的性反应迟钝;

而且年龄越小,越早接触络,就越可能造成更严重的后果,越难完全戒除络性瘾。

加拿大博士、研究员·拉许耐斯,在年做有关络的研究时,无法找到任何一个没有看过的大学男生。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为络的吸引力那么大?因为它提供了无穷尽的、持续性的新鲜感,这是传统读物和所不能企及的程度。只要十分钟的刷屏,所看到的美女的数量大概要超过祖先们几辈子看到的都要多。

在决心戒除的两年多里,托尼在不断地复发中跌落起伏着。

他真实地记录下所有的成和失败,和同患友们互相鼓励支持,大家一起分享如何和进行抗争:

承认自己有病,设定目标,锻炼,为自己的小成就自豪,多和朋友聊天,等等,并且:坚持不在的时候看络。

快感、焦虑、性障碍,一个网络色情上瘾者的自白

托尼现在计划在年秋季复出舞台,继续自己的个人脱口秀。“络瘾其实是脱口秀题材:私密、尴尬。所以确也是会把它写进脱口秀里。”

在今年月份更新的一篇博文里,托尼写到:“这是旅程,诗……我无以为耻。”

插画:

本期题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