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人床单单件 棉布

棉布,双人床单单件,单件

52岁农村妈妈亲手给2个女儿织粗棉布攒嫁妆,她说一碗水要端平

图中这位正在用传统织布机织布的农村妇女叫吕常迎,家住山西平陆洪池乡西张村,今年岁的她从岁就开始向母亲学习农村传统的织布技术,多年除了农活忙之外,一有闲工夫就坐在织布机前织布,她说年轻那会家里就是织布换钱,后来由于上各种布料的出现,这种农村粗棉布就不时兴了,最近这几年城里人有些人又开始喜欢上这些农村的粗棉布了。

52岁农村妈妈亲手给2个女儿织粗棉布攒嫁妆,她说一碗水要端平

吕大嫂从箱子里拿出她辛苦织的粗棉布,她说现在上的粗棉布还非常不错,可是她家的粗棉布不卖,她一天辛苦的坐在织布机前就是为了给二女儿攒嫁妆才织的。

52岁农村妈妈亲手给2个女儿织粗棉布攒嫁妆,她说一碗水要端平

吕大嫂亲自染的七彩棉线,她说他有两个女儿,大前年大女儿出嫁了,就陪嫁了十几床老粗布,女儿非常喜欢,女儿的同学没有见过这样的老粗布,都羡慕的不得了,可是让她坏了,织那十几床老粗布可是用了不少时间,为了一碗水端平,二女儿出嫁的时候也要一模一样,这不一有闲工夫就赶紧织布干活。

52岁农村妈妈亲手给2个女儿织粗棉布攒嫁妆,她说一碗水要端平

千丝万缕的七彩棉线每一根都有着母亲的汗水和心血,吕大嫂说这台织布机是老辈上传下来的,具体多少年她也不是很清楚。她年轻时的嫁妆里陪嫁的老粗布就是母亲向她一样一根线一根线织出来的,她也要像母亲那样亲手给两个女儿织布做嫁妆。

52岁农村妈妈亲手给2个女儿织粗棉布攒嫁妆,她说一碗水要端平

看到大伙对她的粗棉布这样感兴趣,吕大嫂拿出了一卷粗面手巾,送给我们了一人一块,边上的大妈说这样一块手巾上要卖元钱。

52岁农村妈妈亲手给2个女儿织粗棉布攒嫁妆,她说一碗水要端平

这个圆形的东西是半个葫芦做成的,里面塞有一点棉花,棉花里倒有油,是为了给织布机上油用的,吕大嫂说这个东西她都用坏了不多少个了。

52岁农村妈妈亲手给2个女儿织粗棉布攒嫁妆,她说一碗水要端平

织布的梭子,女儿陪嫁的十几床老粗布都是吕大嫂一梭子一梭子织出来的。

52岁农村妈妈亲手给2个女儿织粗棉布攒嫁妆,她说一碗水要端平

吕大嫂在纺线,这些老式的家伙什都是老辈上留下来的,吕大嫂说以前村里家家户户都有这些老东西,她们村里的妇女都会干这些活,这些年她们村子就剩下她一个人在织老粗棉布了。像织绵机纺棉车基本上都找不到了。

52岁农村妈妈亲手给2个女儿织粗棉布攒嫁妆,她说一碗水要端平

吕大嫂抱着自己一根线一根线织起来的粗棉布开心的笑着,憨厚的农村大嫂说两个女儿必须一模一样,不能偏向,只要孩子喜欢她就有干劲,再苦再累也没有啥。真的是天下只有母爱是最伟大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