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杜蕾斯多少钱一盒

杜蕾斯,超市杜蕾斯,钱一盒

写在前面

不是故事的故事:杜蕾斯与心理学

年,有两个老头打了一个赌。

一老头说:“我有个办法,会让你不久后养一只鸟。”

另外一个老头不信。

于是这个老头送了另外那个老头一个鸟笼。自那以后,到另外那老头家做客的朋友都会望着空鸟笼问一句话:“你的鸟呢?”老头不胜其烦,决定养一只鸟。

这便是“鸟笼效应”。

不是故事的故事:杜蕾斯与心理学

一、师

我是心理师,在市郊公园拐角处有一家小室。开业至今生意惨淡,整整三个月只有一个傻瓜来找过我。

我记得那天是初秋,风和日丽,窗外的蝉鸣一改往日的顽皮,像是有心事一般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透过门缝,把室切割成了两个世界。

大约上午点零分,一个身材消瘦的矮个子推开了室的门。

他先是眉毛不动,嘴角往上挤,给了我一个标准的略显尴尬的无声假笑。倘若你善于观察,会发现这种假笑每天都会出现在大多数人的脸上。

他可能是一个内向的人,拙于言语,不善交际。假笑是他打招呼的惯用动作。若是外向者见到陌生人,往往会说:“你好,很高兴见到你”,他却用一个表情替代了一番客套的寒暄,内向者的聪明便在于此,省时省力。

不是故事的故事:杜蕾斯与心理学

亨弗莱鲍嘉

“听说有两个老头打过一个赌,一老头说我可以让你不久后自愿养一只鸟,另一老头不信……”果然,他直接开门见山。

“不错,这叫鸟笼效应。是说我们会无意识的被别的人或事物操控……”我正准备给他科普,又被他下面的话打断。

“我觉得……鸟笼效应是假的!”

“假的?”听了他的判断,我有些不可思议。

“嗯,是真的,也是假的。打赌是真的,效应是真的,心理学实证是真的。但我试过了,没成,我认为又是假的。”他说。

这家伙是来还是求证?他是不是还会说“我是假的,施主也是假的”这样的话来?我决定待会儿给他做一个精神方面的测试。

不是故事的故事:杜蕾斯与心理学

亨弗莱鲍嘉

“能否告诉我……你是怎么试的吗?”

“我至今单身……”

尼玛,当我眼瞎啊!就你这样的谁看不出你是单身?

“我听说过鸟笼效应之后,就去超市买了一盒杜蕾斯,以为有了鸟笼之后,自然会开始养鸟的。我把杜蕾斯放在书桌上,每天勤拂拭,莫教惹尘埃。三个月过去了,它还是孤零零的躺在书桌上,我也还是孑然一身,没女朋友。”他一边说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盒杜蕾斯放到桌上。

“我不觉得鸟笼效应与单身之间有必然的关系,而且作为师,我可以帮你在感情方面答疑解惑,但无法……”

我还没说完,他已经走了。剩下我和一盒杜蕾斯在风中凌乱。

不是故事的故事:杜蕾斯与心理学

二,访客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

初秋的某天,艳阳高照,我路过市郊的公园,突然痔疮病患了。待我从公园厕所出来,在拐角处发现一家心理室。

把师室开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和开在深山有区别?也不这人是怎么想的。心理方面的问题自然该交给心理师来解决,我摸摸口袋里的杜蕾斯,决定把这个烫手山芋和解决不了的问题扔出去。

推开大门,一个中等身材满脸菜色的人开始盯着我不断打量。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人一头凌乱的头发像是几天未洗,穿的倒是一身的名牌,但能把名牌穿得如此土气也实属不易。那一脸菜色好像在告诉我说他已经很久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

不是故事的故事:杜蕾斯与心理学

亨弗莱鲍嘉

看来他的生意确实不好,从穿着打扮上看,他应该同我一样,也是单身。他强忍着激动,瞳孔放大,脸颊肌肉轻颤,可见忍得颇为辛苦,一定是把我当做了一根救命稻草。尽管,这根稻草的质量也不咋地。

我正好可以把这个烫手山芋抛给他,于是我对他报之一笑,便开始了谈话。

“听说有两个老头打过一个赌,一老头说我可以让你不久后自愿养一只鸟,另一老头不信……”果然,这家伙来了兴致。

“不错,这叫鸟笼效应。是说我们会无意识的被别的人或事物操控……”

这一定是一个喜欢长篇大论的家伙,我得抓紧时间进入把烫手山芋扔给他。

当他还在叽叽歪歪的和我争论鸟笼效应的时候,我把杜蕾斯扔在他桌上便走了。

“我不觉得鸟笼效应与单身之间有必然的关系,而且作为师,我可以帮你在感情方面答疑解惑,但无法……”他的话从我身后传来,声音越来越远。

我相信很多心病会传染,真完美,他若也被这个问题困扰,总比我一个人被困强啊。在心里,我已经把他当做战友,充满感激与同情。

不是故事的故事:杜蕾斯与心理学

克拉克·盖博

三,杜蕾斯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我是一盒出师未捷壮志难酬的鸟笼,不,杜蕾斯。

我原本高卧于超市的购物架上,憧憬着未来灿烂的美好。后来被一个矮个子带走,我以为他会带我驰骋情场笑傲,后来的事情却证明,我想多了。

尼玛,我居然遇上了一只单身狗。

这蠢货把我扔书桌上,自己整天研究心理学,尤其是搜索鸟笼效应的时候,会陷入长时间的思索,间或还会有几声落寞的叹息。

不是故事的故事:杜蕾斯与心理学

《无间道》

尼玛,单身就想办法结束单身啊,研究鸟笼效应有啥用,难道你还能研究个对象出来?

这绝对是一个蠢货。

大概在书桌上待了三个月,我已经死心了。直到有一天他带我来见一个师。

我很清楚他在打主意,这货我太了解了。果然,他开始与另外一人谈论鸟笼效应,争论到把我扔给另外一人,自己一溜烟儿走了。

他一定不,看着他离开时那嘚瑟的背景,我比他更嘚瑟。终于逃脱了魔掌,说不定我还有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机会呢?

晚上,师把我带会家里。我等啊等啊,一直等到他把我放在书桌上,打开电脑搜索鸟笼效应的那一刻。

不是故事的故事:杜蕾斯与心理学

尼玛,比遇到一个蠢货更倒霉的是,你先后遇上两个蠢货。

我以前总认为,每个人来到世间都有他独特的使命。但作为一个曾有过凌云壮志的杜蕾斯,如今,我是彻底的死心了。

相关推荐